资讯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> 稻谷信息 > 品种信息> 资讯详情

供应压力可能加重 南强北弱仍将上演

时间:2021-01-13 09:26:28  浏览次数:74次  发布人:姜利涛 发布来源:粮油市场报

2021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仍有稳中小幅上调的可能,全年稻谷总产量或创历史新高,稻米市场供应压力加重,后期价格有逐步回落的可能,预计籼强粳弱、南强北弱的市场走势仍将上演。

 

2020年,全球出现百年不遇之变局,国内稻谷生产也连续遭受恶劣天气影响,稻米市场的波动幅度较往年有所增大。尽管如此,2020年我国稻谷生产依然取得丰收,产量连续10年稳定在2亿吨以上,继续稳居世界第一,年末,我国稻米市场整体供应持续宽松,市场心态稳定,预计短期稻米市场仍将维持稳中略有波动走势。

 

受多重因素影响,2020年国内稻米市场出现恢复性上涨,并于四季度创出3年来新高。2020年初疫情暴发后,国际大米市场波动加大,受此影响,国内稻米市场出现脉冲式上涨,随后在国家调控下平稳回落。受南方洪涝灾害影响,新季早稻上市后高开高走,带动稻米市场逐步走出低谷。新季中晚稻上市后,受东北地区遭受台风三连击和南方部分地区遭受寒露风等因素影响,加上玉米、小麦市场持续走强,刺激中晚稻市场一度出现较快上涨,并创下3年来新高。

 

202012月,早籼稻、中晚籼稻和粳稻全国平均收购价分别为2628/吨、2783/吨、2784/吨,较2020年初分别上涨207/吨、263/吨和184/吨,呈现出“籼强粳弱”“南强北弱”走势,部分主产区中晚籼稻价格甚至高于粳稻价格,这与2017年以来稻米市场连续下跌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

2020年国内稻米市场出人意料走强,并不是供应出了问题。相反,2020年我国稻谷产量较2019年增加225万吨,为历史次高产量,总体依然产大于需,稻谷库存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附近,总量可供我国居民食用一年。从供求角度看,稻米市场不具备上涨动力,主要是疫情、灾情、舆情等多重因素共振所致。在经历恢复性上涨及国家加大调控后,稻米市场短期已不具备大幅上涨的可能,将以高位小幅震荡为主基调。

 

随着稻米市场重心上移,国家支持水稻生产的力度将进一步增强,预计2021年水稻种植面积仍将稳中有增,稻谷产量有望小幅增加,市场价格高位小幅回落的可能性较大,优质稻米的市场机会相对较大,结构调整将继续深化。

 

最低收购价或稳中略涨。

 

2020年籼稻最低收购价小幅上调,终止了稻谷最低收购价连续下调的模式,也表明国家不希望稻米市场持续低迷的态度,因为过低的稻米价格不利于保护农户的种粮积极性。因此,2021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仍有稳中小幅上调的可能。主要原因:一是粮食安全的重要性进一步得到强化,为鼓励稻谷生产,国家再次小幅提高稻谷最低收购价的可能性增大;二是当前稻谷最低收购价仍偏低,若农户按此价格出售,粳稻和中晚籼稻略有赢利,早籼稻依旧亏损,从发挥最低收购价的功效出发,仍有小调上调的必要;三是当前籼稻尤其是早籼稻已多年产不足需,需要政策激励,最直接的信号就是继续小幅提高籼稻最低收购价。同时,我国稻谷总产量已多年产大于需,大幅上调最低收购价并不合适,小幅上调更符合当前各方利益。

 

稻谷产量或创历史新高。

 

2020年,虽然遭受了各种灾害性天气,得益于面积增加,我国稻谷总产量达21186万吨,距历史高点仅差91万吨。随着国家支持稻谷生产力度加大,以及稻谷价格上涨,预计2021年农户种植水稻积极性将会有所提升。而天气状况也可能好于灾害频发的2020年,稻谷单产小幅增长的概率较大,全年稻谷总产量或创历史新高。

 

由于国家鼓励扩大双季稻面积,加上2020年籼稻涨幅大于粳稻,预计2021年南方部分地区可能出现“粳改籼”的现象,籼稻种植面积将增加。而东北地区因玉米价格上涨较快,粳稻种植效益相对降低,存在“水改旱”的可能。由于优质大米走势相对坚挺,预计优质稻面积及产量将继续小幅增加;早稻产量将小幅增加,结构调整将继续深化。

 

大米需求继续保持旺盛。

 

2020年,国内稻谷价格出现恢复性上涨,但与玉米相比,稻米市场涨幅相对落后,比价优势逐步凸显,稻谷替代效应将有所增强。同时,玉米临储库存基本消耗完,后期以新粮为主。而稻谷陈粮充裕,特别是超期存储的稻谷价格更加低廉,有助于增加稻米市场竞争力,扩大其在饲料用粮和工业用粮方面的需求。在低价大米和优质大米需求全面旺盛的情况下,预计中短期国内稻米需求将维持小幅增加态势。

 

托市收购数量或将回升。

 

2020年我国稻谷生产再获丰收,中晚稻产量同比小幅增加,但收购进度同比偏慢。农户库存的新稻同比相对偏高,主要是中晚籼稻库存相对较高,新稻供应压力同比并未下降。由于2020年稻谷托市收购启动范围大幅缩减,早籼稻托市收购仅40万吨,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南方中晚稻最低收购价预案没有启动,北方只有黑龙江一省启动了托市收购,且也只是部分地区启动预案,稻谷托市收购量同比大幅减少。

 

截至20201210日,主产区累计收购中晚稻3777万吨,同比减少375万吨。其中,湖北、安徽等14个主产区累计收购中晚籼稻2010万吨,同比减少377万吨;黑龙江等7个主产区累计收购粳稻1767万吨,同比增加2万吨;而最低收购价累计收购量只有28万吨,同比大幅下降。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201220日,湖北、安徽等14个主产区累计收购中晚籼稻2128万吨,黑龙江等7个主产区累计收购粳稻2148万吨。

 

由于托市收购大幅减少,意味着市场化收购同比大幅增加,企业的新稻库存同比也高于上年,加上临储稻谷成交大幅增加,大米进口也小幅增加,2020年企业的稻谷库存同比明显偏高,在需求并未大幅增加的情况下,国内稻谷供应同比大增,市场供应压力明显高于往年。

 

由于2021年稻谷产量可能继续增加,加上2020年度托市收购大减、拍卖成交再创历史纪录,将导致2021年稻米市场供应压力加重,稻米市场后期有逐步回落的可能。在新稻上市后,预计部分产区将会启动托市收购,范围可能较2020年有所扩大,托市收购量预计同比增加。由于黑龙江稻谷供大于求严重,2021年托市收购仍可能启动,南方部分中晚稻主产区也有启动托市收购的可能。

 

大米进口或将有所增加。

 

2017年以来,我国大米进口急剧下降,2019年大米进口量只有255万吨,较高峰时的2017年下降了36.7%

 

据海关统计,202011月份我国进口稻米39万吨,月环比增加23万吨,增幅高达143.8%;同比增加12.95万吨,增幅49.7%2020111月我国累计进口大米223万吨,同比增加6万吨,增幅2.7%

 

在大米进口大幅增加的同时,我国大米出口却大幅下降,202011月份我国出口稻米10万吨,环比减少12万吨,减幅54.5%;同比减少3万吨,减幅24.6%2020111月我国累计出口大米220万吨,同比减少34万吨,减幅13.4%。不过,2020年大米出口量仍将处于本世纪以来较高水平,或仅次于2019年。

 

预估202012月我国大米净进口量可能继续扩大。我国大米由净出口国再度转为净进口国,也相应增加了国内的大米供应。当然,我国大米进口增加,并不是国内供应出了问题,相反,国内稻谷2020年依然增产,年度结余仍达1000多万吨,加上庞大的临储库存和各级储备,可确保国内稻谷口粮供应绝对无忧。

 

预计2021年我国大米进口可能小幅增加,全年或呈净进口态势。一是全球大米产量可能增加。据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预计,2020/2021年度全球大米产量5.091亿吨,比2019/2020年度增加780万吨;预计大米贸易量4710万吨,同比增加310万吨。全球大米产量及贸易量增加,大米需要寻求更好的出路,我国很可能会成为首选目标。二是2020年四季度我国稻米市场价格上涨幅度较大,大米进口吸引力增强。三是人民币汇率走强。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出现持续升值,年度最高升值约8%。国际大米贸易主要以美元计价,由于人民币升值,大米进口动力将增强。相反,大米出口可能小幅减少,2021年我国仍有可能再次成为大米净进口国。

 

临储稻谷成交或创纪录。

 

2020年,我国稻米价格同比上涨,市场活跃,推动了临储稻谷销售的增加。截至20201231日,全年累计成交临储稻谷1722.5万吨,同比增加472.5吨,增幅达37.5%。其中,早籼稻成交237.8万吨,同比增加102万吨;中晚籼稻成交750.6万吨。同比增加262万吨;粳稻成交734.1万吨,同比增加108.5万吨,202011月份以来,中晚籼稻成交达351万吨,有效满足了市场供应。2021年元旦后,临储稻谷投放量依然维持近期一周160万吨的水平,按照目前的稻米市场行情推断,成交依然将维持在较高水平。

 

由于国内稻米市场行情回暖,2020年政策性稻谷竞价销售再创纪录,同比增加近四成,加上定向销售的超期储存稻谷2000万吨,2020年政策性稻谷库存出现了实质性下降拐点。进入2021年,由于稻米需求保持旺盛,加上稻米价格总体高于2020年最低收购价,政策性稻谷的竞争力仍将较强,预计成交量仍可能高于2020年,政策性稻谷库存有望继续减轻。

 

稻米行情或将震荡回落。

 

2020年国内稻米市场出现恢复性上涨行情,但稻谷产大于需、库存庞大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,从供求角度看,不存在大幅上涨的基础。然而,外围玉米市场存在产需缺口,国际大米供应链仍较脆弱,市场走势仍然容易受情绪主导,因此,2021年国内稻米市场的价格走势将更为复杂,籼强粳弱、南强北弱的走势预计仍将上演。

 

2021年春节前,大米需求相对旺盛,预计稻米市场短期或呈稳中略强走势。春节后,随着需求减弱,新稻丰产的压力将凸显,叠加地方储备稻谷轮换和庞大的政策性稻谷出库带来的压力,供大于求的压力将更加沉重。若国际大米市场不出现2008年那样的大幅波动,预计稻米市场将会呈现高位回落走势。

 

新早稻上市后,产量可能小幅增加,预计仍将产不足需,收购价可能高开,但高开后可能呈稳中小幅下跌走势,总体仍将高于最低收购价。新季中晚稻集中上市后,由于增产的可能性较大,在产大于需的压力下,稻谷价格可能高开低走,局部仍将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,启动范围、时间和力度将大于2020年。

 

因籼稻面积和产量持续多年下降,且政策性籼稻去库存较快,供应压力较小,预计价格走势仍相对偏强。而粳稻因连续多年扩张,产大于需严重,库存庞大,供应压力较重,预计走势将相对较弱,籼米价格高于粳米的现象短期内仍将在局部地区存在。

 

由于产大于需最严重的地区在北方,在黑龙江,政策性稻谷库存最庞大的地区也在北方,主要在黑龙江,因此,黑龙江稻米市场走势仍可能相对较弱,南强北弱的态势短期难以改观。但在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托底下,黑龙江粳稻价格下跌也基本没有空间。优质稻市场需求旺盛,又没有政策性稻谷库存压力,价格有望保持坚挺;而普通稻走势将相对偏弱,与优质稻的价差将会继续拉大。

 

国家通过及时启动南方临储中晚籼稻拍卖,有效遏制了南方稻米市场的上涨;通过启动黑龙江托市收购,又减轻了黑龙江地区新稻的供应压力,稳定了该地区的新稻市场。

 

202011月份调控以来,国家通过南控北托,稻米市场已平稳运行了两个月。随着市场心态趋于稳定,南方主产区农户惜售心理逐渐减弱,售粮意愿有所增强,中晚籼稻收购进度有所加快。在临储稻谷不断投放下,加工企业不再对后市持有盲目的乐观预期,前期的抢购心态也逐渐淡化。随着大米市场看涨预期不断弱化,市场主体采购心理将回归常态,后期供求关系仍将占据主导地位,短期稻米市场仍将小幅震荡。

分享到: